不会写文,纯粹为了娱乐。偶尔憋的几篇,不要当真
喜欢里有些奇怪的东西,为了防止带坏小朋友(嗯)禁了(屁话过多
头像是 噔噔苳 太太画的,是我最喜欢的東方仗助!!
我吃的cp挺杂的(我又不写,怕什么*-*
想要点文(存在吗)的可以私信我
欢迎大家和我评论私信唠嗑
(菜鸡非常自卑
小号 直接搜 (去掉了) 《天的颜色》在第二条里,划到下面就有a 0 3的链接
(不过那篇文章有承仗要素,请注意)

关于

(茸布)天的颜色

其实是茸布茸,但是我私心茸布

重新发了一个因为之前发的被屏了。删了

lof的雷区真奇怪

我真的不知道搞什么好了

见我简介或者去我的微博看第一条微



下面放一点



灰蒙蒙的。

乔鲁诺站在三座石碑前,金色的辫尾被黑色雨伞上滚落的水珠沾湿,有些沉重地垂了下来。

花体的“BrunoBucciarati”刻在墓碑上格外好看,但是要念出这个名字,乔鲁诺还是会一阵恍惚,觉得那些事情没有发生过。

就好像,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阴雨天,只要一回去就有个人指责他为什么在外面站那么久,并且匆匆忙忙给他准备感冒药;有一个怎么样也不会写数学题的少年,一个脾气暴躁的老师,一个冷漠地喝着茶的旁观者。

可是都没有了。见不到了。

或许在他们死的那一刹那,布鲁诺没有感到悲伤;但在暴风雨后的祥和里,一点点过往的蛛丝马迹都可以勾起汹涌澎湃的淹没人的悲痛。

布鲁诺盯着墓碑上石头的纹路出神。

“米斯达。天是什么颜色的呢。”青色的眼睛里滞缓地流转着灰色的的光波。

“蓝色的,不过今天是灰色。”米斯达手里的花几乎要被攥得死去。

“是吗……”乔鲁诺微微颔首,过往的记忆纷至沓来。





莫名其妙地被屏


评论(3)
热度(6)

© 芋艿毛豆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